[短篇小说] 车震別人的老婆

我的旧情人叫阿仪,是我小时候的街坊,从小一起成长,可说是青梅竹马,她十七岁就将初夜给了我,之后两年内我俩一直都有性关係. 后来,她另结新欢,离开了我。我与另一女子结婚后,她也与新男朋友结婚了。

真想不到,十多年后阿仪又来找我。原来她刚兼职人寿保险营业员,我成了她的第一个客户目标,这也证明了她的心裡还有我的存在。

阿仪到来到我家向我推销保险。我本来对人寿保险一点也不感兴趣的,为了帮助阿仪,我答应她替我妈妈投保了一份人寿保险。

阿仪很高兴,用感激的眼光望了我一下。她这一望竟勾起我对她的邪念,十多年前我们经常无拘无束尽情做爱的画面重现在我的脑海。

阿仪继续向我推销,要我也投保一份人寿保险,我推说现在没钱,改天再谈吧。

过了数天,我约了阿仪在外见面。我驾车载她到远离市区的偏僻地方,阿仪只顾跟我解释投保人寿保险的好处,好像没留意我们身在何处。

我挑了一处僻静地方把车停泊后,阿仪仍然滔滔不绝地讲解著她的保险,我伸手环抱她的肩膀,她没什麼大的反应,我就徐徐的将左手从她的肩膀向下滑到她的腰际,她有点娇嗲的说:「正经点吧!」就将我的手挪开。

我见她没生气,又重新环抱著她的腰,同时用右手将她的身体扳向我,向她强行接吻。阿仪马上作出抵抗,想将我推开。但我的力气比她大,她没法将我推开,不一会就放弃反抗了,但仍然用牙齿顶住我的舌头,不让伸入她的口内。

这样的接吻真不是滋味,我先放开了她,继而进行游说:「阿仪,我们好久没接吻了,我好想念妳呀!妳就让我好好的接一次吻吧!」

阿仪看著我诚恳的要求,好像不知所措,我见机不可失,马上将她拥抱著再此接吻。起初阿仪没什麼反应,但当我的舌头伸入她的口内后,她的舌头也开始给我反应了。

我们继续热吻时,我用右手去握著她的乳房来玩。阿仪企图推开我,但不成功。

我一边搓揉阿仪的乳房,一边称讚她:「阿仪,妳真好身材!妳的波比以前大了很多呀!搓起来比以前更加有手感呀!」

这一招果然生效,阿仪很骄傲的说:「生了孩子后波自然会涨大了!有什麼出奇?!」

我当然想更进一步:「让我看看妳的波现在大到如何?我好多年没见过妳的波了!」说玩后,我就不理肯不肯,已经动手解开她的钮釦.

阿仪叫著:「不让看!」

我叫著:「别动!我要看!我要看!不然我撕开妳的衣服!」

当时是夏天,阿仪穿的衣服是薄料子的,真的很容易就会被撕破,所以她不敢大动作的反抗。

我很快的把阿仪的所有钮釦打开,见到裡面穿的是黑色的乳罩。我不禁自言自语:「好性感呀!妳以前都不穿黑色乳罩的……」

阿仪羞答答的看著我,想用手将衣服往身上拉。我马上用双手握住她的双手,把头埋进她的胸襟,不断的用舌头舔她的乳沟和颈项。

我还记得以前我一使出这一招阿仪就投降了,果然不出我所料,阿仪开始发抖了,也停止了反抗,这样我就乘胜追击,将空出来的手解开阿仪那黑色乳罩的扣子,剎那间,久违了的硕大乳房展现在我眼前。我呆了片刻,马上用嘴啜吸阿仪的乳头。

说真的,阿仪的乳房比以前大了很多,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乳房时,只有32~33吋大,属於中波而已,因为当时她才17~ 18岁;现在的她已是31岁,生过两个孩子乳房起码有35吋,已是大波了。

我用舌头在阿仪的乳头打转,阿仪开始呻吟,身体不断的抽搐。这是她的正常反应,以前我这样做她就不断地流出淫水。我见她已受到我的控制,就伸手到她的大腿之间游弋。

起初阿仪紧紧地靠拢她的双腿,不一会就打开了。我的手掌从她的大腿慢慢的游弋到她的私处,推起她的裙子看到她那性感的黑色喱丝底裤,还看到她的阴毛从底裤露出。好吸引呀!

回想当年,我们热恋时,阿仪从来没穿这麼性感的乳罩和底裤。现在展示在我面前的一副成熟的妇人,加上她是人家的老婆,又是生了两个小孩的母亲,令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我的小弟弟不期然地变成小钢砲,胀得有点难受,於是我带领阿仪的纤纤玉手去安慰一下我那难受的小钢砲.

我用手掌在阿仪那毛茸茸的淫阜游弋,她不断的呻吟,我的手掌开始感觉到湿漉漉,她已流出淫水。我知道时机已成熟,将手指从她的底裤旁边伸入裡面摸摸她的大森林。阿仪的呼吸声越来越急速,呻吟声越来越放荡,阴毛越来越湿漉。

我乘机将手指伸入她的桃花洞。

「噢!」阿仪大叫了一声,挺了挺腰来迎接手指的进进出出。

我将一隻手指慢慢地增加到两只手指,然后再增加到三只手指,进出的速度也不断加快。阿仪已经失去自我,不断放纵地呻吟,不断挺腰来迎接手指的抽插,完全浸淫於淫慾中。她的左手也不断的揉搓我的小钢砲. 我当时是穿运动裤的,於是我将橡筋的裤头和内裤一起拉下让小弟弟露出来透透气。阿仪也很知情识趣地握住我的阳具把玩。

我的小钢砲顿刻间成大钢砲了。

我伸手到阿仪的黑色喱丝底裤的橡皮筋裤头,使劲的想把它脱下。可阿仪作出了反抗,「不要!不可以脱!」

「我想看看!我已十多年没看过她了!只让我看看吧!」我鬼话连篇的乱说。

谁都知道我脱下她的内裤不只是为了看看阿仪那十多年没见面的桃花洞?天下间哪有不吃鱼的猫?

我马上埋头用舌头舔阿仪的乳头,我知道这一招是万试万灵的,果然不到十秒鐘,阿仪已经完全崩溃,我再脱她的内裤时,她配合地挺了挺屁股,让我顺利地将湿淋淋的黑色喱丝内裤脱下,我顺手将内裤丢弃在车厢的后排座位,并準备提枪上马肏个痛快!

我暗地裡高兴著,眼看就快水到渠成啦!

各位读者看到这裡一定已经对号入座,脑海裡应该出现了一幅极尽缠绵的男欢女爱图了?其实我也这样想,当时的情况就像足球员将球闯入大禁区和小禁区,并已到达守门员前九码之处,而且守门员旁边又没有任何后卫,我只要任意一踢就可以将球送入龙门。

就在这千钧一髮,说时迟那时快,竟有一辆汽车驶来,还停泊在我们附近。

我将快上马的姿势退回正常坐姿。阿仪也马上将衣服穿好。我心裡用平生所学的粗言脏话咀咒那不知情识趣破坏我好事的冒失司机。

阿仪叫我开车离开此地,但我仍然捨不得离开,因为我那被搞兴奋了的大钢砲仍然不肯低头。我向阿仪指著那屹立不倒的大钢砲,阿仪笑著说:「该死!」。

阿仪用手帮我打飞机。不一会,我感觉大钢砲快要发射了,我恐怕弄脏车厢,就叫停了,然后,我无奈的穿好裤子,开车离开那地方。

回程路上我跟阿仪无所不谈,谈到她的工作、家庭、孩子、楼市,甚至谈到她性生活。

以前我们只做爱,没说爱,我们每次见面就是肉皁相见,立即上床大战一场。

楼市是当时最热门的话题,街头巷尾年轻老幼都在谈论楼市,因为正值地產兴旺的时期,差不多买了楼房再转卖就一定赚钱。这一话题居然给我们的将来埋下了伏线。

我知道女人最喜欢男人称讚,所以一路上我不断的称讚阿仪,称讚她比以前漂亮、成熟、性感,刚才的反应和呻吟声令我兴奋不己。娶不到她当我的妻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阿仪被我逗得很是高兴。其实我对她的称讚真是实话。

她的波比前大了,她的阴毛比前长,又浓密,她的反应和呻吟声更是顶呱呱,以前她的阴毛又短又疏,反应也没现在那麼强烈,简直是一个小荡妇,我心中很妒嫉她的丈夫。只有一点我没说出来的是阿仪比以前胖了一点。

但我并没有灰心,因为阿仪今天的表现,应该对我还存有很大的好感,我应该还有机会尝尝这天鹅肉的滋味的。

翌日,我向一位有意出售房子的朋友借了钥匙,说有人想买他的房子。然后,约阿仪见面,她果然应约。

一进朋友的房子,我马上将门上锁。还没带阿仪看清楚房子的大小就拥著她接吻。可能经过上次的挑逗,阿仪并没有很大的反抗,只是表现出有夫之妇的轻微矜持,很快就被我完全控制大局了。

在我用接吻、舔颈项、舔胸脯、舔乳头、用手指插洞等的强势攻击下,阿仪很快就像夏娃一般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

我马上将自己变成阿当,跟夏娃看齐。

谁知我的变身动作不够超人在电话亭的变身快,夏娃醒过来了,马上想从我的魔掌逃跑。

幸亏这房子不很大,又没有傢俱的阻挡。阿仪走头没路,就像惊弓之鸟跑进了浴室这死胡同。

在狭窄的浴室内,像小羊的赤裸阿仪被像饿虎的我擒获,只好任我上下其手任意狎玩。

不一会儿,阿仪已经没有力气反抗,只有听天由命。

我从后面抱住阿仪,将她的脸推到墙壁。一分努力一分收穫这句话真是对的,由於我之前努力的前奏,阿仪的淫水早已将大森林变成大沼泽。我的巨砲在阿仪的沼泽地带游弋,希望找到入口。我非常容易地找到入口,使劲地挺了挺腰,我的巨砲被阿仪的迷人洞全根吞没了,就像潜水艇滑进了大海。

「噢…不要…」阿仪嚷著。

「快出来…噢…不要…」

我再挺了两下…

「噢…啊…」

我再挺了几下…

「噢…噢…啊…啊…」阿仪开始呻吟了。

我再挺了几下…阿仪完全软了下来,站也站不稳了。

我把抱住阿仪全身的姿势改为只扶住她的腰部,我现在已不怕她再逃跑了,姿势一改,阿仪的屁股全蹺起,方便了我从后继续衝刺。

「噢…噢…啊…啊…」阿仪的呻吟声越来越越大声了,也随住我衝刺的节奏发出呻吟声,我感觉她的迷人洞不断有淫水流出来。

我从后面衝刺了好一会,我也站得累了,就抱住阿仪的腰部往后退到抽水马桶旁边,顺手将马桶板放下,我坐在马桶板上继续梃腰衝刺阿仪的水帘洞,双手则改为玩弄阿仪那35吋的大波。

我再挺了数十下,我自己也很累了,因坐在马桶板上梃腰衝刺真的很费劲。

突然,阿仪居然自己动了起来,她一上一下的用她的水帘洞套住我的钢砲来玩。口裡还不断的呻吟著。

阿仪动了数分鐘之久,可能也累了,停了下来。

我轻轻的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起来,我拖住她的手,双双走到睡房内。

睡房裡面居然没有大床,旁边只放了一张尼龙摺床。我马上把尼龙摺床打开。

阿仪见我把尼龙摺床打开后,二话不说立即躺上去,并张开双腿,摆出迎接我的姿势。

我当然立即跪到床上提枪狂肏阿仪的淫洞!

阿仪也配合我的衝刺,还凌空地举起双腿迎合我的姦淫。

我衝刺得越勇猛,阿仪就叫得越淫荡,还将双腿环在我的腰际,并不断的挺腰迎合我的衝锋陷阵,配合得天衣无缝。

我肏阿仪很痛快!

阿仪亦给我肏得很痛快!

突然,我一泻如注,大叫一声,将几亿个子子孙孙全数注入阿仪的水帘洞。

阿仪全身不断的抽搐,她的双手和双腿好像八爪鱼般把我拚命的死缠著。

我的大钢砲在阿仪的迷人洞内融化了,慢慢地变成小虫,并给阿仪的内力推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我的精液混和著阿仪的淫水好像排山倒海的从洞内流了出来。

阿仪无力的叫我快起来,并伸手示意我将她从床上来起来。

各自清洁后,穿回衣服,相拥著开门离开了。

这是我与阿仪分手十多年后第一次轰轰烈烈的做爱。

我与阿仪以前也做爱无数次,不同的是以前给我肏的只是我的女朋友,今天给我肏的是已经名花有主的别人的老婆,感觉上非常不同的,真是别人的老婆最好肏!

这是阿仪跟我通姦的第一回,之后还有数十回,一次比一次更精彩,阿仪也
一次比一次更淫荡。